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极地发展分会成立

6月2日,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极地发展分会成立大会暨学术报告会在上海召开。极地考察办公室秦为稼主任作了讲话。

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极地发展分会的成立,目的旨在更高效地适应改革新形势、更积极地发挥智库的作用,促进极地问题研究,组织开展学术交流活动、加强国际交往,为国家极地发展战略、政策、决策等提供咨询服务。

据悉,参加本次会议的会员代表共67人,来自21家会员单位。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杨惠根主任代表挂靠单位向大会致辞,海洋发展研究会王斌副理事长宣读了《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关于成立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极地发展分会的复函》。

大会进行了极地发展分会理事、副理事长、常务副理事长、理事长和秘书长的选举。经过投票选举,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李院生当选为极地发展分会理事长,杨剑当选为常务副理事长,张海生、潘增弟、马德毅 、李斐、赵越、陈玉刚、郭培清7名同志当选为副理事长,单琰焱当选秘书长,还有21名从事极地研究的科学工作者当选为理事。

中国在南北极地区均拥有重要的科研利益、经济利益和安全利益。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理事长王飞表示,极地事业是我国的一项长期工作,极地发展分会将为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会增加新的力量,必将为服务我国海洋和极地事业的发展发挥重要的智库作用。

当天,李院生召集了首次理事会,讨论了分会的组织机构、业务范围和未来发展以及今年的重点工作,与会的理事表达了对极地科学事业的支持,对分会的发展提出了建议。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3

新华社“雪龙”号3月12日电(记者白国龙)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搭乘“雪龙”号极地考察船11日在南极阿蒙森海及附近海域完成一次海洋断面观测,其跨度长达1420公里,是中国南极考察有史以来最长的全深度海洋断面综合观测。

自3月3日起,“雪龙”号克服强风雪和高涌浪等恶劣海况天气,完成了2个近岸陆架海域浮冰区站位的观测、5个西风带海域站位作业、8个南纬65度附近站位作业。科考队在8天时间里开展了物理海洋、海洋化学、生态学和地质学等多项调查,获取了大量宝贵的样品和数据。

特别的是,“雪龙”号沿西经126度行进,完成了从南纬60度至南纬72度的海洋断面观测。这次断面观测的跨度超过12个纬度,长达1420公里。

科考队员、中国海洋大学教授史久新介绍,此次观测的断面从海水深度近5000米的阿蒙森海深海平原延伸到深度约500米的近岸陆架区,跨越了南极绕极流区、陆坡流区和陆架区,有着丰富的水团、环流和生态结构变化,揭示出较暖的绕极深层水从深海逐渐向陆架爬升的过程。这一断面观测的完成,为全面认识从海盆到陆架的海洋过程提供了完整的数据支持。

据悉,此前中国南极考察完成的最长海洋断面观测是在南极普里兹湾海域,从南纬62度至南纬69度,跨越7个纬度,长约780公里。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3

国家海洋局发布10项海洋行业标准

国家海洋局关于发布《海平面上升影响脆弱区评估技术指南》等10项海洋行业标准的公告

《海平面上升影响脆弱区评估技术指南》等10项海洋行业标准已经我局审核通过,现予以公布。

附件:《海平面上升影响脆弱区评估技术指南》等10项海洋行业标准

国家海洋局

2018年2月13日

附件:

 

序号

标准编号

标准名称

实施日期

1

HY/T 227-2018

海平面上升影响脆弱区评估技术指南

2018年5月1日

2

HY/T 228-2018

藻类脂肪酸的测定 气相色谱法

2018年5月1日

3

HY/T 229-2018

海洋生物活性物质标准样品结构确证方法

2018年5月1日

4

HY/T 230-2018

海冰要素分类代码和图式图例规程

2018年5月1日

5

HY/T 231-2018

藻类总脂的提取和测定

2018年5月1日

6

HY/T 232-2018

查看更多...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7

挺进深海大洋的探索者

——记热带太平洋西边界流研究集体

 

 

■本报记者 廖洋 见习记者 高雅丽 实习生 郭曼欣

获奖集体潜标布放团队合影

有这样一群人,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一次次前往热带西太平洋海域,探索和观测神秘的深海。他们背负着国家使命,牺牲了小我安逸,在重重困难下摸索前行,在累累硕果中寻求突破,从事着看似离我们很遥远,实则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海洋科研活动。

他们,是深海的探索者——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热带太平洋西边界流研究集体的科学家们。

日前,该研究集体获得2017年度中科院杰出科技成就奖。

从未知到发现 重重迷雾下砥砺前行

大洋西边界流是全球海洋中的最强洋流,对全球气候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然而,上世纪80年代之前,我国海洋科研基本上局限于中国近海,对西太平洋环流及海气相互作用的研究几乎没有触及,深海研究领域依然空白。

1985年,在TOGA(热带海洋与全球大气)国际计划框架下,中美实现了热带西太平洋海洋大气相互作用合作调查研究,其间,中科院6家研究所参与的合作调查研究项目“热带西太平洋海气相互作用与短气候”也在开展,海洋所派出了以中科院院士胡敦欣为首席科学家的“科学一号”考察船参加此次科学考察。

项目从1986年持续到1990年,共进行了5次大型海洋科考活动。“当时的条件很差。”胡敦欣回忆道,“没有足够的经费,更没有先进的观测技术,考察船上只配了一套CTD设备。价值四万多美元的CTD设备,在当时是极为珍贵的。”为了避免出现差错,每次下海观测前,胡敦欣都要亲自检查,即使晚上也叮嘱值班人员在到达测站之前叫醒他。

一路摸索,一路向前,直到1989年,胡敦欣带领团队发现在西太平洋棉兰老海流之下,存在着一支和上层流向相反的海流,并将其命名为“棉兰老潜流”。同时,他们还发现了“吕宋潜流”和“北赤道潜流”,改变了有关太平洋西边界流动力结构的传统认识,将西太平洋海洋环流研究从二维推进到三维阶段。

从等待到出击 开启潜标观测新时代

“棉兰老潜流”的发现标志着中国海洋科学研究从近海走进了大洋,但这项研究还远没有结束。科学家用地转理论算出了潜流的存在,却无法得到实测数据。上世纪90年代后,美国不再做西太平洋科考了,“跟跑”的中国也中断了这项研究。

但胡敦欣不甘心放弃。他从2005年起召集国内外海洋环流与气候专家,召开多次研讨会。历经长达6年的筹备,2010年4月,他领衔发起的“西北太平洋海洋环流与气候试验(NPOCE)”获“气候变率及其可预报性”国际合作研究计划正式批准,成为8个国家19个单位参加的国际合作计划。

胡敦欣说:“我们不能老是跟踪国外、学习别人,没有长进,而应抓住机遇开展研究,经过努力拿出自己的东西来。”

NPOCE是中国发起的第一个海洋领域大型国际合作计划,以西太平洋为切入点,逐渐向中东太平洋、印度尼西亚海域/印度洋、跨赤道进入南太平洋和向北至中纬度海域等方向延伸,同时垂直方向上向更深层(包括海沟)发展,逐步使我国的海洋科学研究领域扩展到全球海洋。

NPOCE合作计划启动当年,在国家重大基金支持下,中科院海洋所“科学一号”在太平洋西边界流区成功布放了两套深海测流潜标,获得了连续4年的海流实测数据,直接测量到棉兰老潜流和吕宋潜流, 2014年又在北赤道流区布放潜标直接测到北赤道潜流。

2010年开始布放的6100米深海潜标,是我国在太平洋首次成功布放的最大深度潜标。团队成员成功克服海况恶劣、地形陡峭、船舶老化等一系列的客观问题,圆满完成了潜标观测任务,开启了我国西太平洋潜标观测的新时代。

他们不仅在潜标的设计和海上作业方面制定出一套科学化、规范化、流程化的观测方案,而且培养了一支经验丰富、技术过硬的青年队伍,为后期西太平洋潜标科学观测网的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

2010年第一个航次的首席科学家王凡现在已成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烟台海岸带研究所所长、西太平洋科学观测网项目负责人,考察队长张林林博士现在已成为2017年西太平洋考察航次的首席科学家。

从跟跑到引领 科研步伐永不停歇

2013年中科院先导专项立项时,该集体就规划在西太平洋布设由5个潜标阵列组成的西太主流系观测系统。2015年起,王凡担任项目负责人,开始实施系统建设,解决潜标数据实时传输问题。“西太平洋不仅是全球气候影响变化最显著的区域,同时也是中国从近海走向大洋的必经之地,对我国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王凡说。

对于远洋科考来说,每个航次少则50天,长则70多天。科研人员不仅要克服晕船和恶劣天气的影响,还要超强负荷连续作业。

据2016年西太平洋考察航次的首席科学家汪嘉宁回忆,他们遇到过一次台风。为了解台风对于海洋的影响,科研人员每隔半小时靠近台风放置设备,测量海洋数据。“其实我们就是想看这三个时间段海洋的变化,越靠近台风,得到的数据越多、越珍贵!”他说。

项目进行期间,最困难的事莫过于潜标的布放和回收。2015年,科研团队面临非常关键的一步,是否能完成18套次潜标回收和布放任务,决定了潜标观测网建设的成败。王凡担心年轻科学家心理有压力,决定自己带队去这个航次。“如果这个事做成了,就是集体的功劳,出现问题了,那我来负责!”

为了提高成功率和工作效率,王凡带领团队对前面几个航次的作业进行统计,摸索建立了一套关于深海观测网建设的标准化流程。经过几年的建设,潜标回收的成功率已经达到96.6%,实现了观测网的稳定运行。

建设西太观测网的另一个目标是实现深海数据的实时传输。只有这一目标实现,才能对我国的海洋环境气候预报产生有效作用。从2015年到2018年,王凡带领团队为实现目标而努力。

2016年,一套实时传输潜标成功布放,实现1000米深度以上温度、盐度和洋流等数据1小时1次实时传输;2017年航次布放的20套潜标中,有15套是实时传输潜标,实现了深海3000米水深温度、盐度和洋流等数据1小时1次实时传输,这标志着“西太平洋实时化深海科学观测网”基本建成。

刚刚顺利返航的2017年航次首席科学家张林林介绍,经过连续74天的艰苦奋战,西太平洋主流系5个潜标阵列第一次实现了全面覆盖,将为研究主流系、暖池变化及其对气候(厄尔尼诺、季风降水)的影响提供宝贵的科学数据。

但这些还远远不够。王凡说:“中国的海洋科学研究整体上还落后于世界海洋强国,我们不能沾沾自喜、固步自封,要继续拓展观测区域、升级探测技术,不断夯实海洋科学跨越发展的基础。”

已到耄耋之年的胡敦欣,对国家海洋科学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他正在筹备发起一项“热带印太辐聚区研究”计划。

他们,这群海洋科学家团队,坚毅求实、创新奉献,为解决诸多海洋科学发展的难题,心甘情愿地在大洋深处孜孜求索……

《中国科学报》 (2018-03-12 第6版 院所)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8


 科考队合影      沈阳自动化所供图

本报讯 3月2日清晨,由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作为技术总体单位研制的“潜龙二号”AUV(自主水下机器人),顺利完成了第46潜次作业任务安全返回母船,这标志着中国大洋49航次第二航段“潜龙二号”AUV工作圆满收官。

“潜龙二号”在本航段玉皇、白堤等作业区块进行了5个潜次的下潜作业,水下作业时间总计141小时,使命总航程325公里,获取了大量的近海底精细三维地形、区域水体异常及近底地磁等分布特征数据。

据悉,本航段中,“潜龙二号”的第45潜次是其迄今为止在西南印度洋下潜深度最大的一次,最大潜深3369米,在作业的30小时中水深均超过2000米。在本航段中,“潜龙二号”探测到多处热液异常,与科学家掌握的历史数据吻合,验证了“潜龙二号”的热液异常探测能力。

本航段“潜龙二号”启用了升级项目的两项新功能:无母船值守作业和多探测传感器模块化搭载作业。科考团队在海面上布放了水面无人监控平台,该平台具有自主航行和遥控航行的能力,在设定的区域内漂泊作业,远离设定区域可自动回航到原设定区域位置,实现了对“潜龙二号”水下行动的实时监控。水面无人监控平台作为辅助,在母船和潜水器间起到了信息承接作用,实现了无船状态下的水下监控,在“潜龙二号”海试和航次应用水下作业期间可“解放”母船执行其他任务。

此外,“潜龙二号”采用新设计的传感器搭载平台,同时搭载了4个外部传感器,是模块化搭载传感器最多的一次。该功能是“潜龙二号”升级的另一个“新本领”——探测传感器模块化搭载,通过灵活增加传感器,实现相关传感器与AUV一同下潜,从而获得更丰富的调查数据,可进一步满足科学家在海上调查作业时的需求。

“潜龙二号”两项升级是“十三五”期间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深海关键技术与装备”重点专项中“4500 米自主潜水器(潜龙二号)技术升级及科学应用”项目的内容,通过初步测试,达到了预期目的。该项目由中国大洋矿产资源研究开发协会办公室牵头,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作为技术总体责任单位承担潜水器技术升级,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承担科学研究及探测设备升级维护,国家深海基地管理中心承担应用保障。

本航段“潜龙二号”AUV团队继续深入业务化应用,积累了更丰富的现场工程经验,实现了业务化运行的常态化。未来,“潜龙二号”团队将迎接第三航段的挑战,为多金属硫化物合同区区域放弃提供关键数据支撑。

(沈春蕾 戴天娇)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9

本报讯(记者廖洋 实习生陈奇斌)在国际大洋钻探计划(IODP-349航次)获得岩芯的基础上,中科院海洋所张国良团队主导的研究首次认识到南海地幔组成与印度洋相似,其东、西部地幔组成明显不同,说明南海下部地幔具有不同的地质演化历史,该研究认为海南地幔柱对南海张开起到推动作用。该成果日前发表于《地球与行星科学快报》。

由于南海底部有一层上千米厚的沉积层,南海的基底一直不为人所知。IODP-349航次首次在南海钻透了上千米的沉积层,获得其海盆的“硬底”玄武岩。这些玄武岩是南海海底扩张时期由于火山作用形成,携带了南海下部地幔组成的重要信息。

科学家认为,我国海南岛下部或存在一个超深的“热柱”,即地幔柱。它具有异常高的温度和特殊的化学组成,若出现在大陆下部,可能会造成“拱”裂,并改变原地幔的化学组成。若如此,它是否会影响南海打开过程,以及南海下部的地幔组成?

该团队模拟了海南地幔柱和大陆下地壳对亏损上地幔组成的影响,发现南海东部的地幔含有“热柱”组分达40%,而南海西部的地幔含有大陆地壳组分。研究提出一个南海初始裂解过程的模型:新生的海南地幔柱在南海打开过程中或起到助推作用,海南地幔柱不仅混入到南海下部的地幔,而且可能曾“烘烤”着大陆,并将大陆地壳卷入到南海的地幔中。

分类:热点研究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3

 

文/图 半岛特派记者 徐杰 李晓哲

作为来自海洋科研领域的委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海洋环流与波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山东省政府参事侯一筠,对海洋科技成果中试转化等话题十分关注。今年上会,他建议山东省打造高效开放共享科技创新平台,加快海洋科技成果中试转化,在发展海洋经济的同时兼顾海洋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

建设海洋科技高端思想库

“十二五”以来,山东省把发展海洋经济作为稳增长促转型的重要着力点,着力提高海洋科技创新能力,有力地促进了全省海洋经济快速健康发展。“海洋在国家战略布局和山东半岛经济格局中的作用越来越突显,加快发展海洋经济,既拥有重大机遇、也需要应对诸多挑战。”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海洋环流与波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山东省政府参事侯一筠表示,如何把握好海洋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趋势,谋划拓展蓝色经济空间向海洋经济强省迈进的路径,对山东省十分重要。

对此,侯一筠建议,在山东省打造高效开放共享的科技创新平台,建设海洋科技高端思想库和精英人才培养高地,建设面向国内外的协同创新基地以及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科学研究中心。强化和继续保持山东省在海洋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方面的长期优势,并在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等国家战略中发挥重要的支撑作用。

加快海洋科技成果中试转化

根据国家教育部《中国高校知识产权报告》的统计数据,我国高校的专利转化率普遍低于5%,科技成果转化率仅为10%左右。而来自中国科学院的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科技成果转化率大约在25%左右,真正实现产业化的不足5%。侯一筠称,海洋科技成果只有转化为生产力,才能体现其经济社会价值。

他建议,在创新的基础上,加快海洋科技成果的中试转化,依托山东省在海洋基础研究和技术创新方面的优势,搭建国家级海洋科技成果中试转化平台,优异的科研成果可以在平台内享受到实验场地、实验装置和资金支持。同时,广泛吸纳社会资本进入海洋成果中试领域,为平台内支持中试转化的企业提供税收减免政策,扩大贷款贴息的适用比例,引导信贷资金支持中试转化。

“山东省在注重发展海洋经济的同时,也要兼顾环山东半岛海域的海洋环境治理和生态保护,如环山东半岛海域生态红线划定、近海地质环境—生态系统演变及灾害防控、黄河三角洲盐碱地改良和湿地保护、山东特色近海矿产资源高效安全开采等。”侯一筠说,在这些领域的工作需要各执法管理部门间的协调,实现“海洋局上岸、环保局下海”的无缝对接。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2

 

科技日报青岛3月10日(记者王建高 通讯员王敏)自古以来,沧海桑田变化的原因一直是人类不断探索的科学问题。科学家已经认识到南海是由于大陆裂解后形成的深水盆地。但是,南海盆地以下是什么组成的?欧亚大陆为何裂解?以及南海海盆为何打开?这些一直都是未解的科学问题。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于3月10日发布消息称,3月9日,国际地学刊物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 Letters在线发表了第一作者、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张国良研究员的最新研究成果“Geochemical nature of sub-ridge mantle and opening dynamics of the South China Sea”,报导了国际大洋发现计划(IODP_349航次)在南海获得的扩张期洋壳化学组成,首次揭示了南海地幔具有印度洋型特性,且南海的东、西两个次海盆具有明显不同的地幔性质,阐明这种特性是来自海南地幔柱和大陆裂解过程中的地壳混入双重作用的结果,并认为海南地幔柱对南海的打开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我国科学家首次揭示南海下部地幔“真面目”

在国际大洋钻探(IODP_349航次)获得岩芯基础上,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张国良团队主导研究首次利用南海钻探获得的岩芯,开展了地球化学研究,首次认识到南海地幔组成与印度洋相似,南海东、西部的地幔组成明显不同,说明南海下部地幔具有不同的地质演化历史,该研究认为海南地幔柱对南海张开起到了推动作用。

由于南海底部有一层上千米厚的沉积层,长期以来,南海的基底甚至不为人所知。这就类似脸盆中有一层沙子,如果不拨开沙子,我们无法知道脸盆的硬底材料是什么。国际大洋发现计划349航次利用大洋钻探船,首次在南海钻透了上千米的沉积层,终于获得了海盆的“硬底”—玄武岩。这些玄武岩是南海海底扩张时期由于火山作用形成,携带了关于南海下部地幔组成的重要信息。

科学家认为我国的海南岛下部可能存在一个超深来源的“热柱”,在地球科学中被称为地幔柱。这个来自深部的地幔柱具有异常高的温度和特殊的化学组成,如果地幔柱出现在大陆下部,可能会将大陆“拱”裂,并改变原来地幔的化学组成。如果海南下部真的存在这样一个“热柱”,有没有可能影响到南海打开过程,以及南海下部的地幔组成?这些问题可以从钻探获得的玄武岩中得到答案。

通过南海的钻探玄武岩化学组成,张国良研究团队认识到:南海东、西两部分的下部地幔组成差异很大,而且在同位素组成上都属于印度洋型地幔。为了揭示南海为何存在印度洋型地幔,以及为何两个次海盆之间存在不同的地幔演化历史,该团队模拟了海南地幔柱和大陆下地壳对亏损上地幔组成的影响。结果发现,南海东部的地幔含有“热柱”组分达40%,而南海西部的地幔含有大陆地壳组分。研究最后提出一个南海初始裂解过程的模型:新生的海南地幔柱(热柱)在南海打开过程中可能起到了助推作用,海南地幔柱不仅混入到南海下部的地幔,而且可能曾“烘烤”着大陆,并将大陆地壳卷入到南海的地幔中。

该研究论文发表在国际知名刊物《Earth and Planetary Sciences Letters》,本次研究得到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和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鳌山人才”计划项目的支持。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9

新华社“雪龙”号3月11日电(记者白国龙)正在南极阿蒙森海及附近海域执行海洋综合调查任务的中国第34次南极科考队,日前搭乘“雪龙”号极地考察船深入西风带中心海域和气旋影响区,获得了南极绕极流核心区域全深度断面观测数据。

自3月6日凌晨起,“雪龙”号抵达西经126度上的首个站位并开始温盐深采水作业。随后几天,科考队克服了西风带和气旋影响区的恶劣天气和海况,进行了海洋温度、盐度、海流观测和生物拖网采样等一系列作业,沿西经126度自南向北完成了南纬64度至60度之间5个海洋站位观测,圆满完成了西风带的全深度断面观测。

科考队员、中国海洋大学教授史久新介绍,南极绕极流主要是由南半球西风驱动,是地球上最强的海流,也是唯一的东西贯通洋流,在全球大洋物质和能量循环中发挥重要作用,也是全球气候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西经126度断面是该海域仅有的两个曾有历史数据的经向断面之一,美国曾在此断面做过观测。此次观测获得的新数据对于研究气候变化有重要意义。

科考队领队、首席科学家杨惠根说,这是中国南极科考队首次在西风带和南极绕极流核心海域开展全深度断面观测,获得的数据对研究最近几十年南大洋水团和环流变化有重要参考价值。

分类:信息导航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