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司法改革

在我国,司法的内涵和外延众说纷纭。许多时候,对什么是司法或司法是什么感到困惑。所以,这里谈的司法改革仅仅指法院改革。

司法改革涉及许多问题,作为长期在中国最基层法院的审判、行政部门工作过,干过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后来到省法院研究室、立案庭、办公室待过,曾经为基层法院的审判员、现在为省法院的助理审判员来说,自以为对法院情况还算熟悉,不免想说点什么。

作为司法改革大时代里一个小人物,因为司法改革与自己关系密切,所以,许多与我一样的法官注定无法置身事外、置之不理。但对许多问题也没有答案。我以为,司法改革最主要的是解决人的问题。这里想说两个关于司法改革中人的事,也就是关于法官的事。

一、现职法官如何被改革为非法官?

司法改革要求实行法官员额制,意味着有些现任法官要被脱去法袍,“改”为法官助理,即不是法官。理由是:法官要实行精英化,把不适合担任主审法官的法官改为非法官。因此,一些已经办了多年案件的法官要离开法官岗位,成为非法官。问题是现职法官怎样成为非法官?

法官法第二条规定,法官包括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审判员、助理审判员。第十一条规定,法官职务的任免,依照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任免权限和程序办理。第十三条规定,法官有八种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提请免除其职务。换而言之,现在被依法任命为法官的人员,按照法官法的上述规定,免除其法官职务必须依法办理,其中并没有因改革而免去法官职务的规定。

依照法官法的规定,除了上述应当被依法免除法官职务的情形之外,除非法官本人不愿意从事法官职务,法官的职务就应当依法予以保障。

有人会说,现有法官职务的人有些不符合法官职业化、精英化的要求。这无可争议。但这并不能成为免除这些法官职务的理由。

首先是符合不符合的评价标准是什么,至今没有统一的标准。二是谁来认定。有人说法官遴选委员会有权认定。我想知道的是,法官遴选委员会此权力法律依据何在。三是这些法官中都是依法任命的,虽然部分人可能办案几个月,一两年,但是许多人办案多年,数量几百甚至上千件,仅由一个委员会就能认定某个法官不符合要求了呢?办了多年的案件算是什么呢?能不能说之前多年所办案件都是胡乱办案。退而言之,现职法官即使真的不符合职业化要求,那也依法任命的。如果认为不符合标准,当初完全可以不任命。四是经验告诉我们,遴选委员会公信力何在?许多人读过一位教授写的文盲不能当法官的文章。更重要的是,在依法治国,凡事要做到依法有据的今天,依法不能只写在纸上、文件中,要体现在每一行动中。要免除法官的职务必须依法进行!为所欲为绝非依法!

法官制度不改不行。要实行法官员额制,必然导致一部分法官必须离开法官岗位。这“一部分”法官该怎么办?

我的建议是:“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

所谓“老人老办法”,即:现有法官原则上全部转为员额制主审法官,依法履行法官职责,享有法官法规定的权利,承担法官法规定的义务,按现行法官退休制度,实行自然减员,员额不足按照改革后的办法补充。如果现职法官不愿(可能是不愿承担更大的责任,也可能无力承受职责之重,或许有其他原因,总之,只要法官不愿意担任法官职务,一律依法免职)担任法官职务,由本人书面申请,依法免除职务,不享受相应的权利。

所谓“新人新办法”,即:实行员额制后新任命法官,按照法官员额制规定实施,依法任命法官。

实行“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可以解决现职法官何处去问题,符合法律规定,又可以解决法官之间产生的矛盾,稳定现有法官队伍,避免更多的复杂问题。如果说采取这一措施存在许多现职法官有不能胜任当前工作需要的问题,那是以前制度或者制度执行的问题,不能让法官来承担。而且,在实行员额制后,完全可以通过法官自愿选择,或者加强管理,将确实不适宜担任法官职责的法官淘汰。

二、履职保障如何落实?

建行领导说建行是弱势群体,总理大笑,现场哄堂大笑,估计全国人民会大骂。如果我说法官是弱势群体,估计笑的人不多,但会被拍死!

但现实很骨感!

一个当事人将床、做饭烧蜂窝煤的炉子等物放在法院办公大楼大厅,在那做饭、睡觉整整一周,法院想了好多办法,几经周折当事人才离开。一个当事人被拘留,当事人的母亲在法院门前连续大骂一月有余,法院每天晚上安排专人为其登记住处。当事人在法院办公楼前放置花圈、悬挂横幅、围堵谩骂法官、写信谩骂法官等等,类似或者比此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情况法官们当然不会陌生,到法院去过的人肯定也有人遇见过的。这些现象在我看来,可能不能因此称法官是弱势群体,但法官很弱势却是不争的事实。遇到拦截、谩骂、侮辱法官等情况,法官更多的选择是沉默,无法与其说理,甚至不能象在家里生气了还可以骂孩子或亲属。诚如微信上一位法官所说的,他不想独立,也不愿独立。在上述情况下,法官更多感到的是无助、无奈,同时还要受到这样那样的审查。

这是法官遇到的与当事人相冲突时的尴尬。还有法院在办案过程中遇到的来自系统内部的复杂的事,处理与审判长、副庭长、庭长等管理者的关系等,许多法官说案子不难办,难办的是各种关系。

如果办案中遇到当事人上访、缠诉或者举报投诉,法官要给当事人解释,甚至七次八次,要给这里那里汇报,要接受审查。

如果某项或几项考核指标达不到要求,还要面临考核的压力。

这里且不说法官的待遇生活保障问题。但法官也有家室,也面临吃饭、子女上学就业、住房、赡养老人等现实生活问题,也生活在滚滚红尘中。

遇到这些情况时,许多法官真的很弱势。

没有人愿意意志不自由,人家打你左脸后你赶紧转向右脸的人毕竟不太正常,或者人数极少,非一般情况。法官不是不想独立思考,依法、凭良心公正办案(当然不排除黑了心、胆大妄为的人),是无法应付来自方方面面的有形的无形的压力。

一个深陷各种压力,难以伸臂迈步的人,甚至难以真实表达思想的人,首先要解决的可能是适应环境、保障生存问题,要说考虑其他问题,可能只是梦想。所以,通过司法改革让法官归其位、担其责无可厚非,也是职责所在、责无旁贷。但如果没有切实的履职保障,美丽的梦想可能永远在心中、在文件中、在宣言中,永远漂浮在空中,无法落地。

改革是共识,必须推进,不能后退。

如何改革是关键,人的问题最关键。

制度性问题造成的结果不能让个体去承担。

祝愿梦想不仅仅是梦想!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15 | 返回顶部
发表评论
昵 称: 
验证码: =5+4(答案错误内容将被重置)
内 容:
选 项:
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请您文明用语,一旦有违规行为IP将被封查。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