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元新:协商民主的中国实践

2013年12月27-28日,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在北京召开了“行动中的协商民主:制度、议题、程序、方法、政策、绩效”研讨会。来自中央党校、中央编译局、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央财经大学、浙江工商大学、中国劳动关系学院等地方的学者和温岭的地方官员以及各地的一些社会组织,例如北京和谐社区发展中心、顺德社会创新中心、深圳公众力、广州平机中心、社区参与行动、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深圳高校校友会等一起就中国当前的协商民主的发展情况和如何在各地推动协商民主的发展等交换了意见。

  开幕致辞

  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首先根据中国协商民主发展的实践中的经验提出了协商民主落实要注意的六个重要环节,解释了制度、程序、议题、方法、政策和绩效等几个方面的具体含义,希望各个地方专家、社会组织、政府之间可以互相交流,把协商民主进一步往前推动。李凡谈了研讨会的背景,认为协商民主应该是中国民主政治发展当中的一个重要的内容,也是中国治理改革当中的一个重要的部分。认为协商民主在中国具有应用、发展的空间,尤其是在当前中国国家与社会关系不断紧张、恶化和互不信任的背景下,协商民主可以建立一个对话机制,让国家与社会、政府与人民面对面的坐下来讨论存在的问题。最后谈到2013年是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成立二十周年,研讨会也算是世界与中国研究所举行的庆祝活动之一。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石小敏副会长首先祝贺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成立二十周年。认为走了三十年到现在,中国已经进入全面改革的时代,十八大以后的各种基调都在向着全面改革方向汇集,全面改革的时代包括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环境等方面。就中国这三十几年的变革来说,石小敏认为:第一,从上层来讲,危机是改革的动力;第二、理念的变革先行;第三,社会的需求、社会的呼声等三个要素构成一个大的变革非常重要的因素,不可缺少。他认为,按照传统的老的办法不能解决问题,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空间,使各种不同层次的公共选择在不同的平台上逐渐扩大参与。认为在全面改革展开的过程中,事先做好准备,从程序、方法、政策各个方面都有训练的机构和个人在未来十年中就会有比较大的需求和比较大的发展,发挥作用的可能性很大。

  专题一:协商民主需要的制度结构

  27日上午,由李凡主持,安排了4位学者发言,3位学者评论。以下是对“协商民主需要的制度结构”专题发言、评议、讨论要点的记录。

  主题发言

  第一位发言人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政治事务学院浦兴祖教授做了题为“人大民主与协商民主”的发言。提出协商民主应该放到整个中国社会政治发展的进程当中去看,应该放到整个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框架里面去看,不是就协商民主谈协商民主;当今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民主,发展民主也是硬道理,民主是不可或缺的价值;谈协商民主是为了谈整个社会需要民主,不是为谈协商而谈协商,不是因为它是新的好听的名词搞一个新东西。他从三个方面谈了协商民主是当今社会非常需要的民主:第一、现代社会利益分化,公民利益诉求、维权意识、政治参与的需求显然日益增长,需要提供民主的制度、民主的渠道,以达到有序的政治参与,推动整个民主的发展,避免街头政治和街头民主;第二、非常需要用民主的视角合理的配置权力,适度的分散权力,然后再加以有效的监督;第三、西方的民主潮流远远的压倒东方的民主潮流,经济落后要挨打,政治落后也要挨打。认为协商民主要适应当前中国社会发展的需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也要与时俱进;要警惕一搞民主就影响稳定,就影响党的领导,就会走向西化等等似是而非、不值一驳的观念的危害;当前来讲,民主是把人大、政协民主搞好,把村民集体民主搞好,把协商民主搞好;强调要真心实意的搞民主,切忌半真半假、形式主义、三心二意、叶公好龙、纸上谈兵。关于协商民主和人大民主的关系,他认为最主要的民主是人大民主;协商民主是要来更进一步弥补、完善、克服选举民主的一些缺陷,不是去取代它;绝对不应该把协商民主和人大民主对立起来,不要用协商民主冲击人大民主、淡化人大民主。协商民主和人大民主并不完全割裂,协商民主并不光是政协民主,协商民主也可以跟人大民主有关系,人大民主照样可以吸取协商民主,笼络协商民主,以协商民主推动人大民主;建议人大大会有不同意见的发言,吸收有代表性的不同意见协商,可以辩论,人大全体会议、人大常委会会期应该适度延长。

  第二位发言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蒋劲松教授做了题为“人大制度中的协商民主”的发言。总结了中国人民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四种途径: 一、代议制途径,中国的人大制度;二、参与制途径,向代议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等等表达对国事的意见,参与到国家机关的决策程序中;三、协商制途径,政治协商会议;四、直接民主制、普通公民甚至公民个人积极向当地的人大及其常委会提立法项目建议和直接提法案文本,人民陪审员制度。认为四种途径有轻重主次的划分,人大制度最重要,主旋律只能是、肯定是、必须是代议制民主人大制途径;政治协商会议应考虑吸收草根阶层。警惕通过宣扬、渲染协商制度途径掩饰人大制民主的表决和协商都还基本没有正常生长情况,而不是正面的正视人大制度途径的使用不足和不到位。认为前二十年人大制度民主有上台阶,每过五年上一个台阶,后来的十年形势逆转,“没有积极回应社会的关切”。认为现在人大制度里面的协商制还不健全、还有待发育、有待增强,强调人大代表之间、人大常委之间要地位平等,人大代表之间自由、平等的发表各自的见解,互相批评和辩论。

  第三位发言人政法大学王成栋教授发言讲了对协商民主的总体看法,认为协商民主的本质从法学来说是对权力实施监督,是对权力的一种限制,不仅仅是要限制,而且还要把握权力的运行方向;协商民主要跟街头民主有区别,协商民主内容上包含权力创设、权力运行、权力监督当中各主体的运行规则,并且互相影响,互相作用,互相促进。在蒋劲松教授四个民主形式之外,王成栋教授以上海闵行区的预算监督改革为例,提出还有由多主体共同参与的混合民主形式。

  第四位发言人同济大学法学院胡洁人教授做了题为“群体性事件的动力机制研究”的发言。通过对07-11年L镇三起群体性事件的案例,提出压力型利益导向的政治体制内冲突解决的观点,试图应用压力释放的认知机制、非制度化的环境机制、快速动员的边界激活机制三个机制解释中国社会的问题。认为三种机制在每一起群体事件中都不是独立发生的,而是有一个相互作用而发生的,可以看到每一起冲突都展现了这三类机制的混合较杂。发现当前政府的集体抗争和群体性冲突一般来说都是非政治化的以及不危及政权的,有明确的目的性和功利性,是为了利益诉求,如果能够给足够多的利益补偿或者把抗争者吸纳到体制来,一般来说矛盾可以化解掉。认为政府官员和百姓都在寻找释放自己压力以及最小化危机的方式,民众成功的概率取决于自身的能力、采取的策略以及与政府谈判的资本和所在地方政府是不是开明。

  评议发言

  中央编译局研究员高新军评议发言,认为压力型利益主导的或者利益导向的政治体制概念很有创建意义。他认为中国协商民主的发展与中共历史上的群众路线密切相关;协商民主也与一党体制相适应,是执政党可以接受的一种制度安排,协商民主不威胁到中共的执政地位,同时又能化解和老百姓的矛盾,沟通政府和群体之间的关系。提出中国的协商民主实际上和西方讲的协商民主至少有三个方面的区别:一、西方是在选举基础上的协商,中国是讲一党体制下的协商;二、西方是先有选举民主才有协商民主,中国的选举民主不发达,欠缺,用协商民主来弥补;三、权力授予方式不同,西方是自下而上,中国是自上而下。强调虽然可以探讨中国可能在协商民主上有特色,协商程度可能和西方有点不一样;但中国民主发展肯定要走世界大同的大方向,彰显公正、民主等一系列普世价值。

  中国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孙美堂教授评议发言。认为人天生的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从理论上来讲,人天生是一个民主主义者,每一个人在维护自己利益、有自己价值导向的时候,在公共场合必然要表现为民主,但是在一个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之下,利益或者导向不能正常表达的时候,就必然表现为两个极端,要么就是一种高压,由少数人来控制,要么就是一种无序,非制度化,今天的中国正处在这两个极端之间的博弈当中。认为虽然体制还处在一个比较落后、带有浓厚的专制和威权主义的色彩,但民主无法阻挡;90年代以来维稳思维,维稳方式,假如引导得好,危机、压力可以慢慢减下来,做得不好,有可能全局崩溃。认为协商民主对体制本身有改善、改良作用,在基层政府、基层人大直接对国家权力至少产生某些影响。强调协商民主首先是直接表达公民的利益,表达公民的意愿,从长远来看,更重要的是协商民主如何作为一种社会效应来扩大,如通过平等的协商前提培养公民意识,人和人之间、草根之间平等,草根和基层干部之间平等,推而广之,人人都应该平等。

  中国人民大学唐海华教授评议发言。认为协商民主的确是个好东西;协商民主在中国很容易会走向与西方协商民主理论和一些实践的初衷完全不同的一种操作;在协商民主上应当对西方协商民主最初的发生、初衷和意图有更多的尊重和学习。认为协商民主非常强调怎么样获得平等发言权,怎么样组织好辩论,协商民主真要严格做起来不容易;协商民主真正要搞好,应当在代表的产生上,在发言权的分配上,在信息的透明化上,在最后的议决规则上都应该强调公平性、民主性。提出政协众多被埋没的声音,怎么样通过协商民主的方式呈现出来,非常值得研究。强调协商民主中要注重草根的权利,让基层草根起来说话,平等的跟政府部门共同的对于公共政策进行讨论、辩论,是协商民主的正确方向。

  自由发言问题讨论

  雷弢对否定选举论,民主缓行论,法制先行、民主缓行,党内民主带动人民民主,协商民主优于选举民主等表示担忧;认为协商起码前提是平等,如果没有平等就谈不上协商,没法协商;认为中国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协商的传统;协商民主虽然写进党的文件,实际跟选举民主一样,关键是怎么落实,现在看不到希望。

  范军简述了对深圳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案数量做排行榜的案例,认为中国不缺制度法律,关键是没有人执行,或者执行断断续续;强调在现有的法律体系或者制度体系下坚持去做,有很多空间可以做。

  黄根兰提出协商民主含义首先需要做清晰和严格的界定,协商民主和代议民主的含义完全不同,应该做严格的区分,如果不把代议民主和协商民主加以区分,可能会在理论上特别是在发展民主的实践上造成很多混淆,甚至是危害;比如以所谓的发展协商民主来代替认真发展代议民主;强调代议民主是基础,如果是没有代议民主,没有选票,就没有平等协商的权利。

  专题二:协商民主的中国实践

  27日下午,由高新军主持,安排了7位学者专家发言,两位学者评论。以下是对“协商民主的中国实践”专题发言、评议、讨论要点的记录。

  主题发言

  第一位发言人温岭市委民主恳谈办公室主任陈奕敏发言主题为“温岭民主恳谈的程序制定和议题选择”。他介绍了温岭协商民主议题三个主要特点: 一、首先要公共性;二、利益相关性,议题肯定是跟当地老百姓的利益相关;三、可行性,所能决定的事情或者决定以后能做的事情。介绍了温岭协商民主议题选择的三种方式:一、最主要的是党委政府;二、人大和人大代表可以提出议题;三、普通群众告诉选区里的人大代表,或通过人大代表5人的联名来提。就温岭的协商民主的程序,谈了民主恳谈会如何达成共识,共识达不成怎么办,普通参与者怎么参与民主恳谈会等。

第二位发言人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杨帆教授发言通过介绍自己三段民主经历,谈了一些体会。认为民主和不民主,应该坚持一个最基本、最简单的底线,民主的最简单的或者底线最基本的形式还是投票,就是多数票决定;如果协商可以解决就不用投票;如果协商到最后解决不了,还是要投票;最后决定权是多数票决定,还是上级领导决定,是民主和不民主的区别。认为欧盟和伊斯兰民主两种新情况,需要研究。强调什么东西都有道德底线,不是民主制度问题,是信仰问题,在中国没信仰的情况下什么制度都可能乱七八糟,即使乱七八糟,实行最基本的多数票制度不能否定。

  第三位发言人中央党校党建部蔡霞教授介绍了从2011到2013年介入麦子店街道民主问政、参与式预算改革的情况,内容包括麦子店街道2011年开始民主问政、“一五一十”工程;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200万资金来给5个社区居民们参与公共资金的决定和执行;推广运用罗伯特议事规则。认为麦子店街道民主问政、参与式预算改革取得好的效果在于:政府想做的事情和社区居民想要做的事情吻合,节省了财政预算。她分享了自己以下体会:协商民主是一个协商互动的良性过程;中国社会未来有没有很好的民主的和平进程,减少极端情绪的激进,真正做到理性的发展,有赖于公民社会的生长,但公民社会的生长有一个心态、思维、理念的转换和培育问题;中国社会的公民社会的培育和生长,是未来中国社会民主成长和民主转型以及民主能够巩固的一个必要的社会基础。

  第四位发言人顺德社会创新中心的张玉升主任发言分享了容桂街道引进香港咨询委员会制度,实行政府选定聘请本地的企业家代表、律师、教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组成决策委的情况;顺德区全区推广,各个部门各个街道设立咨询委员会,全区设立决咨委运作的情况。介绍了顺德社会创新中心定位和三方面主要工作:第一引导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第二、社会企业、培育;第三、社区营造。认为顺德区决咨委现在运作得非常不理想,倾向于专家化和荣誉化。

  第五位发言人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徐斯俭研究员做了题为“社会组织和协商民主:浙江与广东的比较”的发言,分享自己认为是中国基层走向协商民主的两个路径温岭、顺德的情况。认为温岭的案例长处在于:程序越来越严谨,参与的预算项目越来越透明,群众参与也越来越认真,质询和辩论的公共性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能反映群众的需求;结果也越来越对政府有约束性;改革方案不可逆。认为温岭案例不足的地方在于:社会组织的程度比较低,审议的项目有限,项目比较局限建设方向少社会服务方向。认为顺德案例长处在于:社会力量非常蓬勃,社会精英的公共性非常鲜明,社会比较有组织,协商比较有效率,政府支持社会改革、社会创新和社会组织的培育。认为顺德案例不足在于区决咨委代表性不足,不是选举产生。认为两个地方的实验共同的缺点在于:比较容易吸纳当地的人口,外来人口或者流动人口基本不在这个范围之内。总结认为社会力量的参与和制度建设是协商民主的两个要素,浙江的经验和广东的经验各执其一,不可偏废;温岭的经验显示政府牵头的制度化建设可以调动社会参与的积极性和热情,下一步如果进行社会培育的组织化,可以说是顺水推舟;顺德的社会力量蓬勃参与的积极性非常高,政府面临应该以更制度化的方式来吸纳这些力量,是一种顺势而为的发展。

  第六位发言人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张国芳教授发言题为“ 地方治理中的农民政治参与”,通过浙江景宁(全国唯一畲族自治县)少数民族自治村的调研,讨论农民政治参与的问题。提出三个问题要引起重视:一、谁参与;二、参与的机制和过程;三、参与的效能。认为影响农民政治参与的结果最重要的有四大因素:乡村的社会结构、参与者、参与机制、参与过程。认为村庄内部治理有四个机制:社区内精英的领导机制、社区内凝聚力的建设、惩戒规则、熟人社会的监督机制。把村庄归纳三种共同体:第一宗族共同体,第二宗教共同体,第三经济共同体。认为虽然浙江社会组织的情况不太发达,但传统文化和机制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地方。

  第七位发言人深圳高校校友会吴海宁发言题目是《协商民主可以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通过分享南山区民营企业家商会参与2002年、2003年深圳梳理行动清理临时建筑的案例,认为社会组织和协商民主是化解政府和群众矛盾的桥梁,可以建设性的推动社会发展。通过分享2001、2002年南山区民营企业家商会跟南山区劳动局联合提议劳动工资的集体协商,化解劳资矛盾,认为社会组织搞协商民主对于社会建设可以起到积极的稳定作用。通过分享校友报到日的创新活动,认为社会组织完全可以通过创新性设想,通过协商民主的方式,让政府充分了解,政府就会支持。通过自己作为总部在美国的一个国际性慈善组织十字会的成员,从事参与式慈善的体会,分享了社会组织如何让群众信任。认为虽然协商民主只有在现在框架之内最大限度的利用空间,但协商民主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激发社会组织的活力。

  评议发言

  中国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解启扬教授在点评发言中,谈了全天几点感受:谈协商民主,别让协商遮蔽了民主,协商是手段,民主才是目的;如果在一个民主社会里,民主也应该是一个手段,自由才是目的;协商民主与民主集中制概念不能混淆;群众路线看法;领导做得好,要不要理解;理解提出“让政府放心和信任”的观念,但思维方式不是很赞同;民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运动式打谣对协商民主伤害很大;小小的缺憾是大家没有谈到因为网络带来的中国民主方式的转换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翁鸣教授认为民主的创新实践比较成功的案例包含四点共同因素:都有民主组织机构的发育和形成;建立或者正在建立一些制度的规则;地方党委引导、领导民主的有序发展;地方党政部门的权力受到社会组织的监督。关于人大的制度建设和社会实践创新,认为地方党委和人大的关系需要制度性的调整。由“一府两院要由人大产生,并且对人大负责,受人大监督”,认为人大制度需要创新和完善的空间很大。提出民主有两个基本的价值观:平等和自由;没有政治改革配套,经济改革走不远。最后认为要改革的原因在于:包括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利益诉求和政治参与愿望与传统体制下形成的制度障碍之间的矛盾不断显现,越来越突出。

  自由发言问题讨论

  范军以顺德社会企业出现的弊端问题,如政府控制社会企业过死,认为社会企业培养不出来,不可能培养得出来,社会企业是生长出来的;担心整个社会的人、制度、习惯还没有到一定层次的时候,社会企业出现拔苗助长的苗头。

  徐斯俭非常担心一个现象叫做“造一个社会给党用”,是对公民社会最大的扼杀,而不是助长,是非常不好的趋势;造出来的社会不会搞协商民主,只有搞群众路线和民主集中制。

  浦兴祖认为在社会上和政界领导层里面一些非常基本的理论问题没有搞清楚,一些观念没有搞清楚。比如:什么叫领导,什么叫执政,领导是不是就是包办,领导是不是就是过多的干预,领导是不是就是发号施令;人大代表、三个代表;三个至上;民主集中制、群众路线等。区分了两种领导内容,同一组织系统内部的上级对下级的领导,强制性、刚性的领导;共产党对人民、对人大、对政权的领导不是同一个组织系统的上下级,而是一种政党对社会、对人民的领导,是柔性的,不是刚性。认为代表也有两种含义的代表,一个授权在先,由国家权力委托,在中国只有人大可以;其他代表都不可以,如政党代表也是柔性,不是刚性。 认为民主集中制、群众路线是一种工作方法和工作路线,个人觉得没有包含民作主,不包含民主。强调只有人民把政党作为工具,不能党把人民拿过来变成党的工具是必须要搞清楚,非常基础的政治学基础。

  专题三:协商民主中的政府和社会

  28日上午,孙美堂主持,安排了6位嘉宾发言,3位嘉宾评论。以下是对“协商民主中的政府和社会”专题发言、评议、讨论要点的记录。

  主题发言

  第一位发言人清华大学NGO研究中心贾西津教授发言题为“协商民主中的政府角色”。总结众多国内案例,提出了思考协商民主的4维框架,包括:民主(公民权力)、协商、民主集中制、投票。提出协商民主中政府角色包括:以协商机制激活民主制度,把协商机制纳入到目前民主制度中来;政府可以在公共决策激活政府的民主决策机制;在直接协商中激发社会治理,政府和社会之间更多通过协商、对话来解决冲突;政府逐渐退出社会,实现社会更多的直接纽带。认为发展协商民主,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协商是一种机制、民主是一种制度;协商民主的民主含义在于决定权在谁;协商过程本身也有意义;协商民主未必要政府参与;社会同样需要学习如何认真对待自己的权力本身。特别强调协商过程中最核心的问题是:可以不说、不参与、不表达,但是一定不要把自己的口借给别人。

  第二位发言人深圳公众力范军发言题为“城市规划中的公共参与”。以创意“这才是上海”为上海城市规划策划的案例和在深圳的一些案例,分享了公众参与设计方案、项目设计、每个阶段的事务、七个原则问题、参与的阶梯等实践创新经验;提出城市规划应该是专业技术、公众参与、政府治理三位一体,三者合一互动的产物;认为在城市规划中,公众参与能够起到很好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第三位发言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于晓红教授发言题为“对县域治理创新合作者的策略性探寻”。分享了2011年以来的协商民主的角度社会管理创新中云浮、巫溪、新泰出现的三个案例。分析了地方政府创新出现地方差异,不同的命运和不同的方式的原因以及地方政府创新对整个改革的演进的影响。认为地方政府进行各种实验具体进展方式有非常明显的地区性差异;实验命运不同,有些昙花一现,有些有更强的生命力,有的创新得到了上级的认可和推广。发现单纯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不能解释县域治理创新在路径选择上的不同。认为决定一个地方创新前程的要素是创新的风险和创新的效果。初步的结论认为:地方政府创新是地方政府实验性的外包一些有限的政府职能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党国的总体的统治框架和逻辑并没有真正受到实质性的挑战。 。

  第四位发言人社区参与行动宋庆华主任发言主题为“协商民主机制促进社区居民自治”。分享了社区参与行动在重庆一个回迁社区成立自治小组,通过自治小组和协商机制解决很多遗留问题的实践案例。提出协商民主机制促进社区居民自治特别需要把握四点:第一、需要居民自治作为前提;第二、需要自治组织作为载体;第三,需要协商会议技术作为支持;第四,需要能够促进社区好的变化。

  第五位发言人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陈幽泓教授发言。谈了业主组织的特征:有活力和潜力;有力量。认为业主组织作为中产阶级的阶层,所具备追求财产权,保护或者行使、主张财产权,直接自治三方面的价值特征对于协商民主研究非常有意义。介绍了业主组织最新发展的三个方面:第一、业主组织对法律方面的要求;第二、业主组织在社区微观层面自治方面的诉求; 第三、业主组织在城市治理的层面都有非常积极的反应。认为业主组织在市级城市治理层面,由体制边缘慢慢长入体制是协商民主的一个制度路径,在未来的一两年或者两三年会有比较大的发展变化。强调实现协商民主,从宏观的角度看,民主转型的过程中要有一定的结构,各个结构部分是协商民主中的不可缺失的单元;从微观的角度说,各个结构必须是独立自主治理的主体,并在社会中有分量。

  第六位发言人广州平等机会中心的韩呈祥发言主题为“当前环境下NGO的公共参与策略”。分享了草根NGO公共参与面临的挑战和机会。认为挑战在于:总体的公共空间还是特别有限、法律类的政策倡导的NGO或者是其他的研究机构遇到一些障碍;政府对NGO有一些误解;参与渠道不畅;资源的缺乏。认为机会在于:诸多社会问题现实存在,有一些可以利用的法定的参与方式。以倡导行政机关按比例招录残障人士议题和用微笑支持公益诉讼当事人做公务员两个案例,分享了当前环境下NGO的一些公共参与策略,包括:调查研究;准备很多相关议题的提案,游说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交;联名的建议书;公益诉讼;申请政府信息公开;注重和媒体的互动;行为艺术等。认为在中国虽然环境有限,但还是有一定的空间,以一种理性、合法的方法来进行公共参与。他们曾经通过以上的方式对有关残疾人的公共政策让有关政府做了修改。

评议发言

  北京社科院雷弢评议发言。首先逐一点评了第三专题各位嘉宾的发言,然后谈了自己个人一些想法,包括:对有没有协商民主,比较怀疑;关于两种代表观,两种民主观;民主集中制是四个服从,民主就是一个服从;民主集中制的理念在实现民主的过程中,在大多数人脑子里都不清楚;在协商民主实现的过程中,要特别注意最核心的民主的基本,是由政府来做最终的决定还是公众来做最终的决定。

  北京师范大学刘培峰教授评议发言。认为协商民主主要还是两个问题:以协商激活民主,在协商中激发社会治理。提出协商民主如何解决伪参与的问题,个人认为协商民主需要很多条件:充分的信息交流;妥协的程序规则,最重要的是公共领域的形成;协商民主后面有一个重要的表达自由的舆论环境。认为协商民主究竟能够做到多少,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表示个人对直接协商激发社会治理抱一种比较乐观的态度,以协商激活民主抱有稍微保留的态度。

  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陆智敏评议发言。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抓住民主的核心,民主的灵魂是票决,多数票决定。认为协商民主在某种意义上有它的一些优势,如呈现出多样性,低成本;但是在重大问题上,票决绝对不能否定。强调民主就是要对权力形成制衡,不能让权力滥用;政治协商跟协商民主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老百姓是自己的主导力量。

  闭幕总结

  温岭市委民主恳谈办公室主任陈奕敏做了精彩的总结发言。认为大家在讨论过程中提出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想法、观点和看法,有些已经有了共识,有些是大家比较独立的主张和看法,归纳为五个方面:一、协商民主跟人大制度的关系;二、协商民主与政协的关系;三、协商民主本身的讨论;四、协商民主与政府和社会的关系;五、协商民主的实践。认为各地的改革探索都有侧重,都有自己的特点,也有各自的薄弱环节,但是只要各地协商民主、都行动起来,就会有希望。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80 | 返回顶部
发表评论
昵 称: 
验证码: =9+4(答案错误内容将被重置)
内 容:
选 项:
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请您文明用语,一旦有违规行为IP将被封查。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